500比分直播

瞒不住了!千亿房企“威胁式爆雷”,美元债多到心慌

虽然都是爆雷,但爆雷的“姿势”还是很多的。

有躺平的,有预告的,也有威胁式的,比如这个家族企业——禹洲集团。

在抵押深圳总部时,还嘴硬说是正常融资行为,但开始卖掉上市未果的物业板块,美元债马上到期之际,就再也瞒不住了。

昨晚半夜,禹洲集团发了一则内幕消息,告诉大家,如果让我迟些还钱,我就要爆雷了。当然,即便可以迟还钱,还是有可能爆。

截图自禹洲集团1月12日晚间公告

内幕的内容是:就美元债交换要约及征求同意,涉及2笔即将到期的美元债及另外12笔美元债。

换做是以前,美元债交换要约看似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是禹洲集团此次发布的内容,实则是一颗“定时炸弹”,21页的公告里句句都藏着雷区,实在难以忽视。

不管同不同意

禹洲仍有债务重组和破产风险

不到最后一刻,房企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爆雷,但如今是该真诚面对了,因为再怎么掩饰都无济于事。在昨晚的公告里,禹洲集团说了很多“实话”。

先详细看看这位美元债“大户”,目前存量的债务的情况。

据说财猫统计,目前禹洲集团一共有14笔美元债,合计未偿还的本金达到54.98亿美元,利率在6%至12%不等,其中,禹洲集团有4笔美元债今年到期,规模约8亿美元;3笔将在明年到期,规模13.29亿美元。

最近到期的两笔美元债,分别是本金3.4亿美元利率6%的美元债以及本金2.42亿美元利率8.625%的美元债,合计本金5.82亿美元(约37亿元人民币)将于今年1月23日及1月25日到期。

没错,留给禹洲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这两笔美元债仅剩10天及12天时间赎回

目前来看,禹洲集团应该是没钱赎回了。所以出了一条对策,先还本金的5%,奖励1%,然后剩下的一年后再还。

公告中,禹洲集团是这样表述的,针对这两笔即将到期的美元债,“以现金偿还每1000美元本金额的50美元,现金奖励10美元,及新票据本金总额950美元。”

换言之,禹洲集团打算先还3492万美元(加上奖励部分),剩余5.529亿美元通过新的美元票据去置换。原本要还37亿人民币,现在禹洲只需拿出约2.22亿人民币即可,另发行一笔新票据来暂时填坑

禹洲打算发行年限更长的新票据,但是从公告中显示,这笔新票据的年限并不长,只有一年时间,新票据将按年利率7.8125%计息,并于2023年1月21日到期。

如果小编是禹洲票据持有人,估计会有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

原本应该拿到欠债人的全额还钱,现在只能拿到“鸡碎咁多”,并且还要再拿一年禹洲的新票据,想脱手都脱不了,硬是再拖一年。

然而,投资人并无退路可选,禹洲也没有退路。

截图自禹洲集团1月12日晚间公告

不管投资人投了反对票还是赞成票,禹洲集团说了,可能无法及时偿还美元债,并且可能因此触发一项或多项违约事件,即便票据要约交换征求结果是成功的,禹洲也可能无法避免交换债券的违约,因为所剩时间真的不多了。

更重要的是,禹洲无法控制交换票据违约的影响,公司将不得不考虑其他债务重组方案,也不得不面对破产的风险!

这不就和上个月富力的预告式爆雷,有异曲同工之妙吗?

禹洲给出的解决办法是,在这两笔最快到期的美元债的30天宽限期内支付所有未支付的票息,并对剩余票据的利息进行展期。值得注意的是,禹洲其余票据的利息合计也有1.1亿美元。

过去房企为了上规模,都是透支了未来换取的。

借钱一时爽,还钱火葬场。

境外债券市场实际上已经关闭

禹洲:我太难了

走到现在的地步,再来看下禹洲集团的辩词,你就可以判断,该不该同情这家开发商。

禹洲集团也不是没有还钱,只不过借的钱实在太多了,即便去年下半年至今已经还了将近25亿美元,可还是不够啊!

2021 年6月30日以来,禹洲集团已支付超过24.58亿美元的利息及本金偿债,其中包括向境外债权人支付大约8.989亿美元的利息及本金。与此同时,禹洲集团在境外只募集了大约3.2亿美元的新融资。

换言之,禹洲集团靠自己回款来偿还美元债的部分,大概有5.8亿美元。

就在上个月,禹洲集团将深圳总部大楼抵押获得人民币11亿元贷款,据说这笔贷款年限很长。也许是穷途末路了,只能将自己的总部大楼抵押出去贷款。

就目前公开的信息来看,禹洲卖资产的情况暂时只是处理掉物业板块,打算以10.6亿元出售予华润万象生活,卖掉自己的“未来”。

因为在与华润的协议中,禹洲卖掉物业后三年时间内,不得提供外部物业管理服务,并确保禹洲集团内不会设立新的物业管理公司或提供类似服务的新机构或组织,以避免与出售公司竞争。

而且,这笔交易能不能成还不知道,前有恒大物业、第一服务的前车之鉴,很难说华润不会趁机压价。

也是很可悲。

看来那句话说得不无道理,打败你的从来不是对手,而是这个时代。显然,大部分房企都没有做好迎接地产行业变革的准备。

禹洲集团总结了三点原因作为自己的辩护词,融资困难,销售业绩恶化以及现金流断裂风险。

融资难在,禹洲集团自爆,其赖以获得再融资及发展资金的境外债券市场实际上已经关闭,这是大部分民营开发商面临的难题。在这种情况下,禹洲集团还想要通过发行新债来置换旧债,如今成败只能看天意了。

销售业绩恶化在于,去年全年,禹洲的销售金额1050.19亿元,没有完成全年目标1100亿元,累计已售建筑面积大幅减少了15.5%,业绩开始出现倒退,比2020年全年销售额1068.7亿元略少。

现金流方面,禹洲集团称,融资活动和现金结余的监管不断收紧,大大减少了公司的不受限制的可动用现金。

自去年四季度以来,禹洲的境内外债权人均要求追加担保或提供现金存款作为维持或信贷展期的条件,进一步减少了公司可自由调配、用以偿还债务及履行其他义务的现金。

资本市场及投资者估计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是,去年爆雷的房企,仍然处于债务泥潭,基本上没有一个爆雷房企成功渡劫的。

如今,只怕房企爆雷的名单又要开始增加了。

标签:
版权声明:《 瞒不住了!千亿房企“威胁式爆雷”,美元债多到心慌 》为足球人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足球人
 作者签名: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说...

发表评论:

用心评论~

TOP
Powered by 500比分直播 | Theme:即时比分 by 篮球比分直播球探